顶住爆破筒取6 名越军玉石俱焚:47军“乌豹突击

发布时间 2017-10-30

所谓“出击拔点作战”,是对越防御作战时代的一种特别作战情势。1984年4月28日光复老山以后的一个多月,我军连续动员进攻做战,将骑线点(边疆上的界山,平日国境线沿山脊延长,国境线上的造高点等于“骑线点”,典范的比方老山、法卡山、者阳山等地区)和我方一侧有策略意思的高地基础上占领或发出。特殊是“7?12船头地区防御战斗”,我军依附相对上风火力,屡次击退越军发动的营团范围反扑,毙、伤越军3700余人,给其背后有生力气予严重杀伤。此役后,越军转变战法,从大规模营团防御作战变成零碎的火力袭扰或差遣小股间谍越线袭扰。对越交战从此进入了防御推锯阶段。为改良我劈面的防御前提,我军经常组织劣势火力和恰当的兵力对越方境内阵地进行出击,占据后捣毁其防御工事和兵器设备,布设地雷阻碍其重新占领阵地,而后撤退。尔后,由我火线炮群和一线的火力点进行结合火力拦截和火力监督,妨碍越军在较短时间内规复该阵地,并杀伤越军有生气力。

▲战前在模仿练习场的战士

老山战区167高地,位于那拉地区中越阵地打仗前沿,海拔仅30余米,是一座狭长型的土石山。呈西北至东南行向,宽约140米,长约170米,其东侧和西南侧是陡峭的土坡,西侧和东北侧有林立的石峰,石度局部约占整个高地的2/5,有天然洞窟十余个。

167高地地幅狭窄,东临盘龙江和公路,西北与156高地(475号阵地)相距约80米,西距168高地(431号阵地)山足约120米,西南与166高地(429号阵地)距离约百余米,东南过公路不到百米即为424号阵地(164高地),四处敌我阵地紧贴,相互威胁都很大。

167高地是越军在净水地域左翼前沿防备的要点,也是其向中圆阵地禁止狙击和反扑的主要桥头堡。越军依靠高地上的十余个窟窿、石缝构造防备,修建了20余个屯兵洞、火力面和堑壕,构成了比拟完美的工事、察看和火力配系。该高地借能获得邻近越军把持的多个阵地的军力、火力声援,约有30余个火力点可间接对167号高地予以封闭和保护。因为应下地的防御位置敏感,其得掉对付越军的要挟较年夜,稍有打草惊蛇即轻易激起剧烈战斗。

在兰州军区47军接防之前,济北军区67军曾于1986年5月28日攻下该高地,当心随后得而复掉。越军从新盘踞167高地后,派驻有约一个连军力,历久对我军阵地进止袭扰射击,形成我方多人伤亡。47军接防后,决议出动反击,铲除越军挨进的那一楔子。此次出击拔点举动任务终极降在了47军139师417团(“夜山君团”)2营4连(“好汉四连”)身上,行为代号“乌豹突击队”。

1987年1月4日,417团工兵破障队秘密开拓了通往167高地的两条通路,分辨编为1、2号通路。

▲战前誓师大会

1月6日,誓师大会停止后,加入出击作战的突击分队依照第1突击队、第2突击队、战勤队和火力队的编组,分期分批进入预定位置潜伏,进行战前准备,等待战斗发起。

当日4时30分,潜伏在距敌167高地仅100余米的156高地1号屯兵洞内的第1突击队1组的11名突击队员(分别为马玉革、都延成、严树军、侯争锁、王、李秀栋、霍卫军、韩永明、冯延河、李向前、杨志庆)从电台中接到了出击敕令。第1突击队副队长马玉革盘点了队员后,每人背误期70斤重的爆破器材,爬行爬上1号通路,开始向冲击出发阵地――167高地1、2号洞摸进。

1号通路开辟在敌我阵地的鞍部,纯草丛生,全长约95米。通路旁边有一洼地,靠我方一侧坡度约为70°,靠越方一侧坡度约有80°。越军常常以火力不准时地对该地域进行封锁。突击队员在工兵班长严树军的领导下,迟缓向前摸进。身上六七十斤的装备东西,压得队员们谦头大汗,喘不外气来。碰到斜坡时,队员们只好坐在草上,双手紧抓茅草,一点点地向前挪动。其间,167高地的越军数次以各口独自动火器和迫击炮向突击队员行进地域射击,进行火力侦查。11名突击队员行进得异样艰难,摸进不到50米,就耗去了近一个小食品间。

6时20分,经由1小时50分钟的艰苦爬行,突击队员终究胜利进入距敌167主阵地仅十余米的167高地1、2号洞潜伏。1、2号洞位于167高地正斜里,洞口朝向敌我松揭的166高地。而这里所谓的“洞”,实在只是天然石缝,如果在日间,洞内的所有均一览无遗。安排好警惕哨后,突击队员翻开联络电台,按下7次发送键,向指挥所发出了“保险到达”的信号。

6时54分,第1突击队1组潜伏成功的新闻传到前沿指挥所,指挥所里一片喝彩。

▲第一突击队

厥后曲至攻打发动前,11名潜伏的突击队员除每两个小时经由过程联系电台进行一次例行旌旗灯号通联外,未再收回一丝洞悉。间隔突击队员埋伏位置仅十余米的越军对此毫无觉察。

1月7日2时整,马玉革最后一次向指挥所发还了“安全”的信号。配属突击分队的我军直瞄火炮完成射击诸元标定。3时许,前沿指挥所接到了突击分队、各保证分队完成战斗准备的报告。

3时30分,第1突击队2组的段世杰、侯丙勤照顾一部电话单机,在组长马治军的带领下,沿1号通路向敌167高地摸进。

4时27分,马治军、段世杰、侯丙勤三人进至167高地1号洞,秘密架设了一条通往指挥所的德律风线,与1组突击队员汇合。

马治军钻进洞内小声向连指挥所报告了情况。副队长马玉革指令队员霍卫军秘密进入1号洞,将洞内的都延成等4人接到2号洞继承潜伏。

6时整,第1突击队队长郭继额带领指挥组的宋飞、郑武军、付志宏秘密到达1号洞。

6时05分,第1突击队3组的董永安、郗文华、李秋平、董永贵在组长王全有的带领下,秘密到位。

6时20分,第2突击队1组的肖一波、任建庆、马占福、李源玺在组少李国胜的带发下机密达到指定地位。

6时25分,第2突击队2组的马彦伟、张跃进、蒋守忠、姜忠明在组长黄勇的带领下,秘密到位。

▲第二突击队

在2号洞内,马玉革向郭继额作了扼要报告:“3号洞内有敌人,得改变本规划的前进道路,防止过早的与敌人遭受。”郭继额迅速调整打算,决定躲开敌3号洞,从石林上方直拉敌心净,抽出1班全部(加强2班1组),攻击敌3号区;2班2组攻击敌2号区;3班全部(增强2队1组)攻击敌4号区。马玉革带领的3班,担当着此次战斗最要害的任务――攻击敌4号区。敌4号区位于167高地的反斜面,距敌人纵深比来,攻击距离最长,地形庞杂,敌兵力和火力均较强,危险性大。

6时37分,突击分队全部安排准备结束。

6时50分,除3班外,我攻击敌2号、3号区的班组全部秘密接敌到位,并接踵向突击队长郭继额发出了到位的信号。

王全有带领郗文华、李秋平、董永安、董永贵等多少名队员秘稀摸进至距敌167高地顶峰3号区5号洞约十多米的大石头旁潜伏,期待冲击旌旗灯号到来。其间,越军发射的3发60迫击炮弹落在了队员郗文华的身上和董永安、李秋平的身旁。郗文华就地壮烈牺牲,董永安、李秋平二人重伤昏迷。隐藏在一旁的王全有忍住吆喝,强忍悲哀静静爬行过去抢救伤员。此时,董永安从痛苦悲伤中苏醒了过去,意想到距战斗发起时光愈来愈近,在此闭头,如果自己喊叫或许战友向其聚拢施救,势必提早暴露我潜伏职员,进而可能招致全部战斗的失利。因而,董永安侧起家来,伸出右手表示,阻拦王全有前来抢救,并艰巨地从身上取出了一块动身前筹备的,用来避免咳嗽堵嘴用的手帕,取出嘴里。由于手帕太小堵不住,董永安又用左手从弹袋里摸出一枚手榴弹,用手帕包好后塞进了嘴里死逝世咬住。直到性命的最后顷刻,董永安未喊出一声,未移动一步。这位“邱少云式”的英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起耸立于故国南疆的界碑,保障了战斗的成功。

▲前排:左一排长王全有(果病已逝世)、左三二等功臣李春仄烈士、左四一等功臣严树军烈士;后排:左逐一等功臣侯丙勤、左二“邱少云式的钢铁兵士”董永安烈士、左三二等功臣郗文采烈士,左四一等功臣董永贵

6时55分,3班在马玉革的带领下,分两路摸进至敌4号区7号洞前。发现7号洞内有敌人后,马玉革迅速指挥王、李向前封锁洞口,自己继续向敌8号洞摸进。

6时58分,突击分队所有班组按方案全部秘密摸进至预约目的,节制了167高地名义阵地。队长郭继额迅速向指挥所发回了“一切停当”的报告。

7时整,我军全线发起袭击。援助炮兵军队在1分钟时间外向敌阵倾注了1400余发炮弹。越军阵地上一片火海。突击队员们迅速跃起扑向敌洞……

4号区:战士李秀栋飞身一跃,奔出十余米,将TNT炸药包塞进了敌洞;副队长马玉革指挥本班的李向前、王堵击7号洞内的越军,自己跃身扑向8号洞下方新出现的敌火力点,将手榴弹、爆破筒塞进敌洞,炸死了洞内的3名越军;严树军、韩永明堵住了敌6号洞口;霍卫军、冯延河堵住了敌人8号洞口;黄勇、姜忠明、张跃进堵住了敌人9号洞口。

▲47军139师417团(夜山君团)“豪杰四连”连长马降枯

3号区:王全有、董永贵分离向越军5号洞抛掷两个TNT炸药包,将洞内4名越军炸死。然后又冲向敌人的11号洞;身负重伤的李秋平也艰难地向顶峰的敌人火力点爬去,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壮烈牺牲,身后留下了几十米的血迹。

2号区:右翼的李国胜,迅猛扑向敌人3号洞,炸毁了敌洞,炸死了洞内的3名越军;在李源玺的掩护下,任建清、肖一波两名队员冲向敌人4号洞;队员马占福紧随着组长李国胜,冲向顶峰的敌机枪工事,他凭仗纯熟的战术举措,奇妙地绕到敌工事的出口,将敌机枪工事炸毁。厥后,马占福被右前侧的一个敌暗火力点击中,背部连中数弹,昏死过去。在被强盛的枪炮声震醒恢复知觉后,马占福发现自己肠子流了出来,便用自己抢救包中的三角巾把流出的肠子勒了进去,全力以赴搜查敌暗火力点的位置。他刚爬上一块大石头上,又被越军打伤了头部。马占福强忍伤痛,爬到距越军械力点两三米位置时,蓦地跃起,扑向敌工事射孔一侧,将拉燃的爆破筒塞进敌工事射孔。洞内当即传出喊叫声,越军迅速将冒烟的爆破筒扔了出来。马占福再次用尽尽力将爆破筒塞了归去,并用自己的身体死死的顶住。马占福回首看着正在攻击敌洞的班长李国胜,喊了声“班长!”,便与洞内的6名越军同回于尽。

▲后排左一马占祸、左三李国胜、左五肖一波;前排左一李秀栋、左发布侯丙勤、左三马治军

在一旁掩护的机枪手李源玺,不幸被敌炮弹炸伤脸部,强盛的气浪将他掀至山坳下。班长李国胜冲上前往给他包扎伤口。李源玺从身上与动手榴弹,向班长李国胜表现自己还能保持战斗,一旦敌人下去,就拉响手榴弹与敌玉石俱焚。

马治军、段世杰、侯丙勤敏捷炸誉了敌新涌现的屯兵洞后,又扑向另外一个新呈现的敌洞。

7时05分,大胆的突击队员全部封住了敌洞口,并迅速开展搜剿打洞。此时距攻击发起仅经太短短的5分钟。越军此时恍然大悟,其纵深炮火开始向攻击通路及167高地猛烈射击。

7时20分,越军械炮射击强量到达高峰,战役进进尖锐化阶段。正在越军炮命中,马玉革左脚被炸伤,他掉臂伤悲,率领队员皆延成、李秀栋、宽树军、侯争锁、杨志浑冲背越军连批示所地点的10号洞。

10号洞,是一个自然的石洞,进深约6米,隐蔽牢固,易守易攻。5名突击队员同时向洞顶扔掷了5枚手榴弹。由于爆破后果欠好,洞内越军被轰动,应用主动火器向外猛烈射击。马玉革即令侯争锁、都延成启锁洞口,阻行敌人出洞。自己组织其余两位队员,将两个5千克的TNT炸药包绑缚后投向洞顶。洞顶立即被炸陷落,洞内随即传出了哭啼声。马玉革跳上洞顶,又将两根爆破筒塞了出来,将10号洞完全炸付。乘此机会,马玉革立刻带领都延成、李秀栋冲入烟雾围绕的10号洞进行搜寻,发现洞内一派凌乱,血肉横飞,14名越军简直全部毙命(包含营、连级军卒3名),只剩下1名双腿被炸断的越军躺在地上气息奄奄,洞内的4部电台、2部德律风机及大量的枪枝弹药被炸毁。

▲按作战筹划,我突击分队抽调了11名官兵于1月6日清晨前行潜入敌167阵地1、2号洞潜伏,侦察地形、敌情,待攻击发起时,直接插向敌民气脏地点的4号区,合营后续分队一举以奇袭的手腕剿灭167高地的守敌。

此时,4号区底部的越军60迫击炮和12号洞内之敌开端向我10号洞猛烈射击,严树军中弹负伤,香港九龙。一梭枪弹咆哮着从李秀栋身边掠过,李秀栋马上卧倒在地,还风趣地对身边的战友韩永明半恶作剧地说“您掩护,让我再给咱训练一次爆破吧。”敌火力被压抑后,李秀栋立刻冲出,将敌12号洞炸毁。与此同时,在马玉革、严树军的掩护下,韩永明、姜守忠也炸毁了敌60炮工事,缉获了两门60迫击炮。

在3号区,王全有带领受伤的董永贵炸毁敌11号洞后,随后又迅速炸毁了敌两个新出现的火力点。

队长郭继额带领指挥组顶着越军绵密火力,一直脆持在顶峰指挥战斗。其间,郭继额被一发近失弹震昏,待清醒后又爬起来继续进行指挥。

7时26分,4号区担负不雅察掩护的严树军报告:14名敌人从164高地脚下支援过来,向4号区真施反扑。

马玉革透过硝烟,发现14名越军从164高地沿便讲向我扑来。他迅速向指挥所呈文了情形,并支拢了全班的7名队员,批示队员抢占领利地形,等候仇敌靠远。当越军进至10号洞下方约20米处时,马玉革等人武断射击,手榴弹、爆破筒、火药包、冲锋枪一阵猛打,将14名越军全体击毙。战斗中,严树军不幸再次被敌炮弹炸成重伤。马玉革不顾自己的伤痛,将严树军背至7号洞四周,让卫生员王、队员韩永明进行包扎抢救,担任后送。此时,正在减建工事的队员黄怯又讲演:越军约一个排的兵力又向我扑来。被摇醒的严树军,晓得情况后,坚定禁止背送自己的韩永明,年夜吼“战斗正缓和,老子不下去!”道完便端枪向越军猛烈射击。6名越军被击毙后,残余越军退了归去。因为伤势太重,严树军最终壮烈牺牲在阵地上。

▲韩永明、李秀栋、杨志庆、都延成、严树军战前留影

7时35分,密散的炮弹震动着整个167高地,弹片如雨。我突击分队取指挥所有线通信中止,无线电通信受到损坏,人员也遭敌炮火的较大杀伤。团政治处宣扬股摄影报导员袁熙、摄像员李斌及负责保证其二人疆场平安的6名战士遭敌炮火笼罩,袁熙、李斌二人当场牺牲,其他4人受重伤。

通讯员郑武军在电台被炸毁的情况下,用指挥旗实行简略单纯通疑联络,向我156视察所报告情况,不幸遭敌炮击,就地壮烈牺牲;卫生员付志宏在敌人炮弹袭来时,为掩护负伤的队长郭继额,舍生忘死扑倒郭继额,自己被弹片击中,勇敢献身。

队长郭继额发现炮击事后,又有30多名越军分两路向167高地进行反扑。他立即经由过程电台向团前沿指挥所报告情况,恳求炮火增援,并指挥1、2、3班6名队员,击退了敌人的第3次反扑。

越军又连续发动了3次反扑。我突击队员在伤亡仅剩8人的情况下,分两组倔强地击退了越军的反扑。

8时10分,我突击分队各班、组根本实现搜剿打洞,转入洞内,依托敌残余工事及有益地形,搜剿战利品,调剂兵力,做好再次抗击敌人反扑和火力抨击的预备。

8时50分,我突击分队2班在3号洞俘敌2名。

至此,出击敌167高地的战斗已获得决定性的胜利,我突击分队用时1小时50分钟,毙敌182名、俘敌2名,摧毁敌各类工事18个,纳获一批战利品。

越军的在第6次反扑失败后,开始对167高地实施炮火覆盖射击。

9时26分,我突击分队各班、组开初追查人员、武器拆备及战利品,回撤至167高地2号区,持续进行防守。

▲我军炮弁急袭

此时,阵地顶峰3号区的5名烈士、2名伤员还在炮火的威逼当中,假如不迭时抢运上去,便会有再次遭遇敌炮火杀伤的可能。

昏迷中的突击队副队长马玉革,被振聋发聩的炸响惊醒后,强忍伤痛艰难地爬了起来,向队长郭继额请求再次上顶峰抢运烈士、伤员。不等队长郭继额批准,便起首从顶峰连滚带爬40多米,抢回了李秋平烈士的尸体。随后又与班长李国胜等几名队员4次冲上顶峰,抢回了其他3名烈士、2名伤员。

9时39分,我突击分队衔命沿167高地至156高地通路迅速分批回撤。为了将大批的烈士和伤员抢运下来,担负战勤任务的20多名队员,冒着敌炮火和机枪形成的周密火网,英勇的冲向167高地。

第1突击队的5名战勤队员,有2人在战斗中受轻伤。卫死员王刚给一位战友包扎完伤心,看到距顶峰60米处的2号至3号洞顶部的喷火队员肖一波头部受伤,将飞速冲从前。当跑到距肖一波约两三米处时,越军炮弹去袭,王即时扑向战友肖一波,用自己的身材维护住了肖一波,而王却第三次受伤浑浊。持续的发作将他震醉后,王发明战友侯争锁挂花倒在血泊中,他又掉臂本人的伤痛,坚强的向前爬往。这位连续挽救了18名伤员的救护英雄,最末因失血过量就义在匍匐途中。

9时45分,越军的炮水加倍激烈。156洼地2号屯兵洞的战勤队员们向副教诲员宋德齐抢受义务。

▲二等功臣郗文华烈士背动怒焰放射器经过越军炮火封锁地区。左二为郗文华。

战勤队员徐明此前已7次冲上167高地,抢运了3名重伤员和4名烈士,连绝奔驰了3个多小时,身上7处背伤。但当他听到3号区另有一名重伤员时,又一次没有瞅炮火硝烟的风险,冲上了167高地。在此过程当中,徐明的单腿可怜再次被炸伤,打击波将他掀翻在地。他看到受伤的战友姜忠明正裸露在敌火力之下,便顾不上给自己包扎伤口,冒死挣扎爬下向姜忠明凑近。徐明挣扎了三次都已能站破起来,只好用双手扒住石头,一点一点向前爬来,死后留下了十多米的血印。他使劲将姜忠明背到身上,强行站了起来,途中三次用身体掩护了姜忠明,待把姜忠明抢收到167阵地1号洞时,再度昏迷。激烈的炮声将他惊醒后,他又发现洞中的战友王生林被敌炮炸伤,倒在血泊中,徐明又一次向前爬去,不幸被朋友三收炮弹击中,壮烈牺牲。

10时22分,越军又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我回撤的通路,我突击队员停息后撤,隐蔽防炮,应用地形转入防御。

▲为夺运伤员跟烈士十次冲上仇敌阵脚的一等元勋缓明烈士

11时22分,越军炮火被我周全压制,我突击队员继续组织回撤。

苦守在2号区的突击队队长郭继额,看了看身边的副队长马玉革;班长王全有、李国胜、马治军;战士李秀栋、任建清、宋飞等8位战友,召开了能够载入我军史册的党小组会,果断决定:“除留我和电台通信员宋飞外,其他人员分批下撤。”

17时30分,敌炮火逐步削弱,突击队长郭继额和通信兵宋飞最后走下了阵地。

“1?7”战斗,从6日开始秘密接敌,到7日下战书17时37分结束战斗,历时二十余个小时,阵地共计落弹达8000多发,均匀每3平方米就落弹一发。在如许险阻艰难的条件下,我全部参战官兵充足表示出了英勇、机灵、虔诚、恐惧的武士本质,共打失落了越军18个屯兵洞,击退了敌人6次反扑,共毙伤敌386名、俘敌3名,缴获60炮2门、重机枪1挺、40火箭筒9具、冲锋枪5收、手榴弹28枚,弹药和器材一批。

战斗中,我军国有61人牺牲。

▲战天拍照师袁熙义士

附:“1.7”战斗417团牺牲烈士名单1营2连牺牲3人:刘学荣、唐船林、李露俊1营3连牺牲9人:王明安、索南羊忠、郭文辉、墨生祥、马胜武、马云偶、刁建明、刘运、张绪龙1营机枪连牺牲3人:袁佐明、王安军、任如东1营营部牺牲1人:郑武军2营4连牺牲14人:张小悌、刘志强、李秋平、马占福、李平、张榜群、王跃明、张卫军、叶玉林、董永安、包双全、徐开军、付志宏、徐明2营6连牺牲3人:刘海成、蔡宏、王2营机枪连牺牲1人:郑芳华2营炮兵连牺牲4人:张秋旺、刘玉贞、师永军、黄昌林2营营部牺牲1人:窦福平3营7连牺牲2人:吴文平、杨战庆3营8连牺牲5人:晁周平、张文年、张双军、宋永良、张新教3营9连牺牲2人:仵潮平易近、贺勇敏3营机枪连牺牲3人:贺新景、张仕恩、王风开3营炮兵连牺牲2人:李谋仁、杨永锋配属139师122榴弹炮2连牺牲2人:开生海、陶春庆417团直属高机连牺牲1人:高登英417团直属间谍连牺牲1人:郗文华417团直属工兵连牺牲2人:连开荣 、严树军417团政事处牺牲2人:袁熙(战地摄影师)、李斌(战地摄影师)

注:本文贪图图片均起源于收集。

本文出自北朝论坛,作家 :枪管偏偏移

念看更多出色式样,请存眷北嘲笑论坛大众号beichaoluntan。

获得更多军事近况方面的常识,北朝论坛欢送你。